新疆自古就是中國領土 被篡改歷史文化刨根的維吾爾族正在消失中

作者
發佈時間2019-3-29 06:16:32
最後更新2019-3-29 09:18:00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年3月發布《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儘管國際社會高聲譴責中國政府在新疆大規模設置再教育集中營、監禁維吾爾人,這部白皮書在開頭章節就指出,「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且「自古就是中國領土」,藉此強調統治的正當性,也大聲宣告,這是中國「家務事」,外人不要插手干預。於是,就在全世界的眼皮下,維吾爾人逐漸消失中。

但新疆真的「自古就是中國領土」嗎?佐證許多史料,還有相互間在社會、文化上的差異來看,都可以發現並非如此,更不用說現在的中國領土,跟各王朝實際統治範圍,根本完全不是同一件事。許多中國政府宣稱「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括臺灣、西藏、香港),同樣都凸顯中國的說法有多荒謬。而記者尼克・霍史達克(Nick Holdstock)所著的《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中,也引述喬治城大學歷史系教授米華健(James Millward)的話指出,「十九世紀之前沒有中國人會主張新疆是中國的一部分」。

從近代「中華民國」政府對新疆的統治來說,實際上從未拿下穩固的統治權力,甚至促成新疆非漢人族群逐漸凝聚出「維吾爾」民族意識、並化為獨立建國的行動。

譬如 1928 年起,金樹仁擔任新疆省主席期間,因為推行苛刻的稅制、沒收當地農民土地並給予中國其他地區來的漢族移民,引發維吾爾人激烈反抗,後來更於 1933 年在新疆喀什、和田一帶建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但僅約 4 個月就遭當地軍閥消滅。1944 年,有「新疆王」稱號的省主席盛世才長期迫害維吾爾知識份子、民族運動者,後來更強行推動徵收牧民馬匹軍用的政策,引發維族人群起反抗,並在蘇聯幫助下成立「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

「東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國」原本和中國國民黨政府取得共識、結成聯盟。到了 1949 年,中國共產黨打到新疆附近,擁有當地關鍵軍事力量的國民黨指揮官投降,中共軍隊順利進入取得控制。「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夕,東突厥坦共和國的主要領導人搭機往北京和中共談判途中遭遇空難、全部身亡,新疆更穩穩落入中共手中。雖然東突厥斯坦共和國兩次都是消亡收場,但這個「國家」的原型和民族意識,已在許多維吾爾人的心中埋下種子。

從許多方面的歷史事實來看,新疆都不是「中國自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在中國共產黨從 1949 年開始統治下,維吾爾族受到歧視和壓迫的狀態仍沒有改變。中共歷來多次重大政策的錯誤,加上包裹在「一家親」表象下仍然藏不住的殖民者統治心態,持續推著維族人朝絕望的方向前進,也讓民怨在主政者自身推波助瀾下一再沸騰、沒有停歇地爆發。

「生產建設兵團」做先鋒 移民湧入新疆埋衝突根源

雖然中國共產黨「解放」新疆及全面取得政權後,在 1955 年將原本中華民國治下的新疆省改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但維族人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治權,沒有能為自己民族爭取權利的空間。相反地,中共延續自清朝以來「漢人本位主義」統治策略,搭配「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各項政策,以鞏固在新疆的統治地位,卻也因此給原本就存在的衝突增添更多不滿。

為了移民、也為了安置「國共內戰」結束後不再那麼大量需要的「解放軍」,中共在 1954 年成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這個以「兵團」為稱號的建設部隊,半數以上是解放軍退伍軍人,還包括內戰時敗降的國民黨軍、來自其他省份的漢人開墾者,甚至包含罪犯。這批總數大約 20 萬人的外來移民,就這樣一口氣湧入新疆。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建立的同年,中共在當地推行另一項政策,就是比照中國其他省份,以確保農村生產力而實施的人口移居都市管制。這讓許多維吾爾人被迫留在農村、鎖在新疆,但中共沒有停止將漢人移入新疆的腳步。在 1954 到 1966 這 11 年間,大約有 40 萬人加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另外,1958 到 1961 四年間,中共推動生產「大躍進」政策,但這項錯誤的經濟政策導致嚴重飢荒,有 2 百萬難民從其他省份逃往新疆,再一次衝擊當地社會。

1940 年代、在中國還是「中華民國」統治下,當時新疆人口不到 4 百萬人,維族人佔總人口 75%,漢人只有約 18 萬人,比哈薩克人的 32 萬還少。中共拿下中國統治權後,延續清朝對新疆的統治策略,扭轉當地的人口結構成為施政重點。外來人口不間斷地移入新疆,除了讓維族人失去人口優勢,大批的漢族移民,讓他們的傳統文化、以及在經濟結構裡的地位,持續被排擠及弱化。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統計局」的人口普查資料,可明確看出漢族人口在新疆增長的狀況:

  • 1964 年,新疆總人口 727 萬人。其中,漢族 232 萬人,佔 32%;「少數民族」495 萬人,佔 68%
  • 1990 年,新疆總人口 1515 萬人。其中,漢族 569 萬人,佔 38%;「少數民族」946 萬人,佔 62%
  • 2010 年,新疆總人口 2181 萬人。其中,漢族 883 萬人,佔 40%;「少數民族」1298 萬人,佔 60%
新疆人口、少數民族比例變化(沃草製圖)

新疆人口、少數民族比例變化(沃草製圖)

假的「民族團結一家親」 維族人尊嚴、文化遭中國刨根

中國政府不斷開放、鼓勵漢人移居新疆,但缺乏能真正促進不同民族融合的多元政策,相反地,卻無視衝突真正問題、用壓迫代替和解,加上持續強硬推動讓維族人無法得到照顧甚至是權益受損的政策,都導致維族人跟政府之間的張力,從上街抗議表達訴求,在一次次得不到好的回應後越演越烈,演變成激烈的反抗行動。中國政府進而一概扣上「恐怖主義」的帽子,為自身採取無上限高壓統治取得正當性,用解決人來當作解決問題的最終方案。

僅管中國政府在新疆街頭巷尾貼上「民族團結一家親」標語,透過網路、媒體不斷宣傳政府如何「幫助」新疆「少數民族」,各民族間如何相處融洽,但仍掩蓋不住民族間對立及衝突的事實。

從「貧窮」這個標籤來看,新疆因為其自有的文化和農牧為主的生產方式, 跟中國其他省份比較,相對不富裕。但在中共的描繪及宣傳下,貧窮成為新疆不夠現代、在經濟和文化上都落後的刻板印象,更進一步成為民族優劣之分的「根據」。在 2009 年,中國官方對外說詞,都還循著「漢族在經濟文化、科技水平和勞力資源都較為優秀」這種充滿歧視性的描述。

去年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以自身經驗揭露中國新疆再教育集中營慘況的維族女子米娜(Mihrigul Tursaun),曾在受訪時回憶在中國的求學經驗指出,在學校升旗時看到五星旗,會認為這是自己的國旗,也自豪於自己國家的強大,但老師卻會在學生排隊時,將維族和漢族分開列隊;如果班上有同學東西不見,維族人會先被懷疑,因為在漢族的刻板印象中,維族人都是小偷。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揭露集中營內幕。圖片來源: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揭露集中營內幕。圖片來源: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

從維族人的角度來說,在民族遭受壓迫下,對漢族也存在著敵意。尼克・霍史達克在著作中提到自己曾在新疆伊寧當英語教師的經驗,當時就發現維族人會以漢人身體或文化上的負面特徵反向給予歧視和嘲笑。

在民族間越來越多的矛盾下,更加虔誠地信奉伊斯蘭教並依循宗教文化過生活,成為維族人形塑自我認同和創造出跟其他民族社群差異的方法。但這也讓中國當局將維族人的反抗跟「宗教極端主義」扣在一起,並將打擊目標鎖定在刨除維族人的文化及信仰。譬如在 1995 到 1999 年間,至少有 70 座清真寺遭到拆除,或像是 2009 年中國當局以「城市房屋過於老舊危險」當理由,大規模拆除大城喀什中傳統的中亞建築,並以新式、現代的高樓大廈和公寓取代。但這一切的行動,一再加深維族人不滿和退無可退的沮喪心情。

「貨出去、人進來」 經濟遭控制維族人陷窮困

中國政府歷來在新疆推行的多項政策,也不斷增強民族間的矛盾與衝突。以中國自 1978 年開始推動經濟體制的「改革開放」運動,到了 1990 年代,造就許多私人企業興起,但也讓原本中共作為國家經濟主要體制的國營企業面臨高度競爭壓力,許多國營企業無法承受虧損紛紛倒閉。而在新疆,許多原本依靠國營企業工作維生的維族人,也在倒閉潮中失去工作。

但在此時,因為礦產、農產、石油開採的需求持續增加,大批其他省份的漢族人在國家提供的獎勵誘因下(譬如免去兩年土地租金),加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數多到讓新疆人口在 10 年內增加 1/3。而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高達 9 成的成員都是漢人。雖然在國營企業倒閉潮中,也有兵團成員因而失業,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因為性質特殊、採礦採油又是國家壟斷事業,因而能夠維持運作,且漢人在失業後,再找到工作比例也比維族人高。在這個情況下,原本維族人經濟及社會弱勢的狀況更加嚴重,也為日後許多重大衝突,多埋下一條導火線。

重重壓迫之下,中國政府再動人的宣傳話語,也無法讓維族人實際地產生跟漢族中國人「一家親」的感受。更真切的是,被人拿槍抵著頭強迫當「家人」的情境下,在中國這個所謂的「家」裡,維族人因為文化差異、內心的民族意識,始終被當成需要提防的外人、需要被教育和被「扶貧」的「少數(次等)民族」。但對於大部分維族人來說,比起漢族,自身的民族跟新疆這塊土地有更深的連結,漢人反客為主、「乞丐趕廟公」等感到自己被剝奪的憤怒情緒,不停地在生活中累積與流動。

如同新疆伊寧的歌手奧馬爾江・阿里姆在 1990 年代初期所做的歌曲《我帶了個客人回家》(Mehman Bashlidim),歌詞這麼寫道:

我帶了個客人回家
在上賓的位子放一張坐墊
我親手建造的家
現在拒我於門外

把客人尊為上賓
我家不再是我家
果園裡沒有我的位子
我在沙漠中放我的坐墊

我把沙漠變成綠洲
被更多的客人佔據
砍下果樹
取走果實

我帶了個客人回家
在家中至高的位子放一張坐墊
他跳進最尊貴的座位
然後他變成主人
然後他變成主人

今日新疆明日臺灣?民主是終極防火牆

在新疆發生的民族清洗、文化刨根,過去其實也曾在台灣發生過。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國國民黨來到臺灣,不到兩年就發生「二二八事件」,接著更是展開數十年的戒嚴和白色恐怖。現在,許多臺灣人用生命爭取而來的民主,很有可能又碰上中國政權的入侵。

雖然掛在新疆街頭的標語上寫著「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但大家都知道,「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代表的其實是「不承認你是中國人我就打!」,維吾爾族人現在正是遭遇著這樣殘酷的命運。臺灣在面對著中國威脅利誘、用「兩岸一家親」的口號來促成「統一」時,不妨好好思考新疆發生的事,再來決定臺灣人未來該往哪走。

參考文獻

  1. 尼克・霍史達克,《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2015)。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