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政治學三成純手機族選民沒被納入的民調準嗎

發佈時間2019-5-8 10:21:38
最後更新2019-5-9 03:10:10

作者/菜市場政治學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隨著年底地方選舉越來越接近,各家民調滿天飛,各政黨也常透過電話民調來決定要派誰代表黨出馬參選。然而,各家民調公司在進行電話民調時,大多是透過電腦自動隨機撥號,看要做哪裡的民調就撥哪裡的區域號碼,後面數字隨機打七個。然後,讀者你馬上就也看到一個大問題了:「家裡沒電話只有手機的人怎麼辦?」

的確,很多在外租屋、在外就學、在外工作的菜市場讀者都跟我一樣,家裡根本就沒有電話,因此一般依據市話來進行民調的公司根本聯絡不到我們。但是這樣的「純手機族」到底有多少人呢?聯絡不到純手機族,是否會顯著造成民意調查的偏差呢?

「純手機族」到底有多少人呢?(圖片作者:[Guillaume Flament](https://www.flickr.com/photos/gflam/);授權條款:CC BY-ND 2.0)

「純手機族」到底有多少人呢?(圖片作者:Guillaume Flament;授權條款:CC BY-ND 2.0)

用高中數學估算台灣手機族比例

這個問題,引起了我國政治學民意調查祖師爺洪永泰教授等人的興趣。在 2017 年年底發表在國內頂尖《選舉研究》期刊的論文中處理了這個問題。而要估計國內有多少純手機族,需要的是—各位讀者高中時最愛解的三元一次聯立方程式!

該篇研究是這樣做的。首先,在 2016 年時,他們一樣是先用傳統的市話電話民調打給全台灣的選民,問它們的各種政治議題態度。但在問卷中,他問這些接起家用電話的選民「你有沒有手機?」,結果在上千個具代表性的家用電話受訪者中,有手機的佔 81.54% = 822/1008,沒有手機的人佔 18.45% = 186/1008

接著,他們使用隨機撥號的方式撥上千個手機號碼,透過手機民調的方式來打給全台灣有手機的民眾。除了問政治議題外,他們另外問『你有沒有家用電話?』,結果有家用電話的人佔 66.37% = 665/1002,沒有家用電話的人佔 33.63% = 337/1002

接著,就是解聯立方程式的時候了。台灣民眾一共有三群人,X 是只有家用電話的,Y 是有家用電話也有手機的,而 Z 是只有手機的。兩者都沒有的,在台灣佔極小的比例,不到 1%,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今年刊出的最新研究更指出只有 0.1%,所以先忽略不計。

台灣三成選民為「純手機族」

在這三群人中,透過剛才的民調數字,我們知道:

  • 三群人總和佔了百分之百
  • 市話民調時只能問到 XY,其中 Y 佔的比例是 81.54%
  • 手機民調時只能問到 ZY,其中 Y 佔的比例是 66.37%

因此,聯立方程式可以寫成:

  • X + Y + Z = 100
  • (X + Y) : Y = 100 : 81.54
  • (Z + Y) : Y = 100 : 66.37

在經過各種大家懷念的代換法、互相消去法後,可以得到 Y(有手機也有市話)的值為 57.70%(假如讀者你算出來差一點,就把上面括號裡實際的分數比例帶進去即可得到確實的值),然後純手機族 Z 的比例為全體台灣民眾的 29.2%。也就是近三成的台灣民眾(20 歲以上成年人)都已經是純手機族了。(但作者們也有特別提到,該次研究只是一次性的調查結果,可能還有一些干擾因素尚未排除,因此不宜直接套用在其他研究)

近三成的台灣民眾(20 歲以上成年人)都已經是純手機族了。(圖片作者:Sean Davis;授權條款:CC BY-ND 2.0)

近三成的台灣民眾(20 歲以上成年人)都已經是純手機族了。(圖片作者:Sean Davis;授權條款:CC BY-ND 2.0)

「純手機族」和市話民調結果不一定相同

這樣的雙底冊計算法(手機跟市話各一套打電話的機制,分別打完再個別算重疊多少),也被用到今年才剛公布的台北市府委託研究案中。根據同樣的計算方法估計,2018 年台北市的純手機族為 34.12%,已經超過三分之一了。這些人是傳統電話民調問不到的選民。這個比例比過去研究的 6~10% 大上非常多(2012 年中研院的統計研究顯示手機族才 6.2%),已經可以說是各家民調不可以忽視的重要族群了,在做各種民調時也是必要考量進去。

在計算出台灣民眾有多少以前民調探查不到的「純手機族」後,更重要的是:他們支持誰?在上面的論文以及研究案中,可以看到這些純手機族幾乎過半都是無政黨認同的,然後泛藍泛綠各 25% 左右。這樣的比例,其實在現在比跟電話民調的差異不大。但在期刊文章中有特別發現台灣手機族有較高比例在 2016 年支持宋楚瑜(17.8%,比宋得票 12.8% 顯著較高),而在北市府研究案中,手機民調也有較高比例認為柯文哲市長施政佳(57.2%,相較於市話調查當中的 52%)。因此,手機民調確實會部分影響整體民調的結果。

此外,對時代力量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注意一下:台北市委託案中,時代力量在台北市的各種民調方式下大概有 6% 的支持度。

但是到底手機民調跟電話民調各要佔多少的比例才準呢?根據洪永泰教授等人的研究,再透過各種排列組合來對照 2016 年的總統選舉結果,最準的方式還是以傳統市話電話民調為主、手機民調結果為輔的依比例加權。但可以想見的是,隨著未來人們生活型態與通訊方式改變,手機族的比例還會逐漸上升,而手機族跟傳統有市話的人在各種政治與非政治態度上的異同,就值得繼續探討了。

原文於 2018/6/28 刊於菜市場政治學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