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反威權來捍衛蔣公銅像林火旺的說法正是一種顛覆型惑眾妖言

發佈時間10/29/2021 07:56:32
最後更新10/29/2021 08:18:06

朱家安

哲學哲學雞蛋糕腦闆、沃草烙哲學主編,致力於哲學和批判思考教育,代表作為《哲學哲學雞蛋糕》和《画哲學》,並和小說家朱宥勳合著寫作書《作文超進化》。譯有《來問問哲學家》。

促轉會日前公布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方案,主張為了「確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否定威權統治之合法性、記取侵害人權事件之歷史教訓」,中正紀念堂的「蔣公銅像」應該移除,才符合轉型正義的要求。從臺大哲學系退休,目前在原單位兼任的林火旺老師於臉書發文,建議促轉會「先剷除自己心中的威權」。我看了林火旺老師的論點,認為它恰好是哲學家 Jason Stanley 在《修辭的陷阱》裡呼籲社會大眾注意的「顛覆型惑眾妖言」(Undermining Demagoguery):

以某種值得支持的政治、經濟、理性理念為號召,真正的目的卻會妨礙那些理念實現的公共言論。

顛覆型惑眾妖言吸引人,因為它乍看之下合理無害,畢竟誰能反對你主張「尊重」、「價值中立」、「反威權」這些幾近普世的價值呢?但人類的語言很複雜,複雜到你真的能夠看似支持一個價值,實則顛覆它。林火旺老師可能無意圖這樣做,但在我看來,他的文字正有此效果。

用尊重支持不尊重

對於「蔣公」的功過,我知道臺灣人有正反看法,但我不知道林火旺老師怎麼有辦法寫出「移除銅像是不尊重其中一方」這種文字,並且還指控說這種做法是威權心態的展現。

我是說,當銅像好端端站在那,完全沒有拆遷危機的時候,林火旺老師有意識到這銅像正在「不尊重另外一方」嗎?還是說,不尊重沒關係,不要不尊重我就好?在我看來,這是打著尊重的招牌,來捍衛不尊重。

以中立辯護不中立

林火旺老師認為,蔣公的功過有正反意見,國家不該偏袒任何一方。而最不偏袒任何一方的方式就是繼續立銅像,因為這是最不威權的做法。(這段光打字我都從手指感到荒謬)

然而,若國家要不偏袒任何一方,做法應該是不以國家名義崇拜或貶低蔣公,並交由人民自己決定自己該怎麼做吧。這就跟國家為了宗教自由而不立國教一樣。林火旺老師認為最不威權的應對是讓銅像繼續存在,在我看來,這是佔了「把現實當合理」的便宜,打著反威權的招牌捍衛威權。

此外,林火旺老師說台灣人對蔣公功過有兩種「歷史解讀」,似乎暗示你只能選一邊。但你其實可以兩邊都選,並無衝突。而且就算你兩邊都選,依然會有很好的理由支持移除銅像,因為國家不該崇拜大幅度侵害人權的政治人物,不管他的功業有多大。

為了威權反威權

林火旺老師主張內在無形的事物比外在有形的事物重要,然而他如此發言,是為了辯護一尊外在的有形的銅像。

這銅像和整個中正紀念堂顯示了國家官方對台灣歷史的特定解讀:蔣公是建設臺灣的英雄,值得在死後擁有一個穆肅莊嚴且廣大的陵墓。這個看法是內在無形的,也是威權的。你的內在當然可以認為蔣公是爛人,但現實來說站在中正紀念堂穆肅台座上的仍舊是蔣公而不是你,而且這塊地方的名字仍舊是「中正紀念堂」而不是什麼「臺灣歷史吐槽大會廳」。

目前版本的中正紀念堂的存在,並沒有要跟你溝通你對蔣公的意見,它光是存在,本身就贏你。換句話說,林火旺老師講無形才重要,講怎樣才能避免權威,其實是為了捍衛有形的銅像背後無形的威權。

顛覆型惑眾妖言的結構

從林火旺老師的文字,可以看到相同「格式」重複出現。例如,有些段落看起來支持尊重不同意見,結果是要別人尊重崇拜蔣公的意見;看起來像是譴責國家不中立,結果是要國家維持以往的不中立;看起來像是反威權,結果是要支持國家繼續為威權背書。

尊重不同意見、中立和反威權都是民主社會的重要概念,但如同 Jason Stanley 指出的,人的語言很複雜,以致於人有能力一邊高舉這些概念,一邊毀壞這些概念。民主的維持不容易,我們得要足夠小心,才能繼續走這窄路。這是為什麼你應該讀《修辭的陷阱》,裡面有一套好用的分析,能讓你成為能辨認各種政治宣傳的人。

民主總是吵吵鬧鬧

最後,林火旺老師很在意現代臺灣人動不動就說你「不愛台灣」、「賣台集團」、「中共同路人」,認為這是「內在威權」的展現。

我的看法剛好相反,這就是民主社會和人類的真正樣貌,大家有了言論自由和網路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人本來就不是那麼可愛的東西,我們一起生活的前提是彼此容忍,不要互相打擾,讓別人開自己想開的讀書會,不隨便把人抓去關和判死刑。

我相信有很多現在還活著或已經過世的臺灣人,願意用林火旺老師現在的困擾來更換他們過去的「困擾」。林火旺老師認為現在的臺灣是「內在威權」的社會,還比不上有個明君的專制時代,抱歉,但我覺得在討論臺灣專制歷史的議題底下講這個,只是顯示你平常過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