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國家定位不清難施力 還是有團體跳坑關注冷門難民議題

作者
編輯
發佈時間2019-8-20 08:53:31
最後更新2019-8-20 08:53:33

本文作者/何宇軒

台灣人權促進會媒體專員

<strong><strong>圖為</strong> <strong>2017</strong> <strong>年</strong> <strong>3</strong> <strong>月</strong> <strong>10</strong> <strong>日「西藏(圖博)抗暴紀念日」大遊行一景。(攝影/何宇軒)</strong></strong>

圖為 2017 年 3 月 10 日「西藏(圖博)抗暴紀念日」大遊行一景。(攝影/何宇軒)

「難民與無國籍人議題」是台灣人權促進會的重點工作。從協助個案到推動《難民法》修法,台權會都沒有缺席。但在台灣國際地位不明確的情況下,對於難民議題本來就有施力的困難,甚至連討論要不要幫助難民,都會遭遇統、獨立場意見不同的困境。而台權會創立時本來以救援國內政治犯為主,後來為何會「跳入坑」關注在台灣算冷門的難民議題呢?就由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告訴大家台權會涉足難民與無國籍人議題的歷程與挑戰,還有為何身在台灣的我們,需要關注這項議題。

台權會最早是如何涉入難民相關的議題以及推動修法呢?

A:台權會最早成立時(1984 年),主要是為了救援政治犯。當時台灣還在戒嚴,有人可能因為批評政府而流亡海外,或是被關。台權會當時會協助政治犯家屬,進行國際施壓、推動解除戒嚴,要求釋放政治犯等等。

解嚴後,雖然政治犯慢慢變少,但是當有外國人受到自己國家的迫害,逃難來到台灣,他們自然會尋求人權團體協助。事實上,當時也幾乎沒其他團體能夠幫忙,台權會常常就是做這種沒人要做的事(笑)。

如果我們認為,救援國內的人權工作者或政治犯很重要,那為什麼換成外國人就不救呢?對方可能也是因為批評政府,或是因為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而受到迫害。過去,也有來台灣尋求庇護的中國人,是因為資助六四民主運動、在網路上寫文章就被關、被警察騷擾,所以要尋求庇護。台灣人在以前白色恐怖時期被國民黨政府迫害的時候,也希望其他國家可以給予聲援或提供庇護,那對於來到台灣尋求庇護的人,我們又該如何面對呢?

在幫助難民個案的過程中,遇到哪些困難?

A:行政單位會一直說沒有法源依據,認為當事人就是非法入境或逾期停留,所以不給他們任何基本權利,或是要遣返,或是用一些現有的法律說他違法,例如拿假護照、偽造文書等。問題是,兩公約(編按: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目前也同樣具有國內法的效力,如果是要「依法行政」,為什麼行政部門可以不用遵守兩公約呢?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明示,不能把一個人遣返到會受到酷刑或是不人道待遇的地方。如果明知道當事人的國家在戰爭或會對他造成生命的威脅及迫害,還把他送回去,那外界會怎麼看台灣這個號稱民主人權的國家?

<strong><strong>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長期關注各項人權議題,圖為他參與「救援李明哲」記者會,呼籲大眾關注、聲援遭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補關押的臺灣</strong> <strong>NGO</strong> <strong>工作者李明哲。(攝影/何宇軒)</strong></strong>

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長期關注各項人權議題,圖為他參與「救援李明哲」記者會,呼籲大眾關注、聲援遭中國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補關押的臺灣 NGO 工作者李明哲。(攝影/何宇軒)

推動修法的過程有遇到哪些問題?

A:對尋求庇護者而言,一開始會想來台灣,正是因為感覺台灣是亞洲比較有民主人權的國家,沒想到來到台灣之後,才發現台灣竟然沒有難民法,甚至連提出庇護申請及審查程序都不明。而立法院目前就是把法案擺著不想過,2016 年 7 月已出內政委員會的草案,至今未進入二、三讀。正是因為這個冷門的議題不會帶來選票、難民個案也沒有投票權,又會碰到如何處理中國來的尋求庇護者的問題。

有些獨派,當然可能是其中非常少數的人擔心,對於外國人,特別是中國人,感覺好像只要以尋求政治庇護為名義,什麼人都可以進得來;他們擔心所有中國人都可以用這個理由進來台灣,會有國家安全的問題。但事實上,難民也是需要審查的,並不是人來了,就統統都要接受不可,如果沒有明確的迫害事實,或甚至有證據指出他是間諜,自然也可以拒絕。同時,難民法也有給予行政機關可以訂出自己的個案數量上限。

在台灣,也有統派團體,直接就因為他們不認為台灣是個國家,所以不支持台灣可以接收難民。台權會原本是「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簡稱「移盟」)的成員,過去也共同參與、推動很多「移民法」的修法,以保障新移民、外籍配偶的權利。但當台權會想推動「難民法」時,就有中國籍配偶團體認為,不能用移盟的名義去做。甚至有人反對的理由是「台灣不是國家,不能收難民」。這種因為自己的國族認同,就自動窄化限縮移民人權的範圍跟主張,我們無法認同,更無法同意「台灣不是國家」這種說法,所以台權會後來就退出了。

為什麼臺灣人需要關注難民的議題?

A:難民的個案在台灣其實不多,但是每年零零星星大概也會有將近十件來自不同國家的個案,且不是只有來自西藏或中國的個案。這些問題是迴避不了的,除非把國界完全封閉,不准任何外國人來,不然就是會有個案來到台灣。

政府不去面對、處理、只是一直把頭埋在土裡,以為不通過難民法,不建立任何審查機制就不會有人來;只會導致每次有難民來,就會慌慌張張,沒有一套公正客觀的標準作業處理流程。每次都是個案處理,就變成只要在台灣有人或是有政治人物出面處理的個案,就能獲得居留,其他個案就沒有辦法。這樣對國家安全來說,真的比較有保障嗎?對於邊境管理來說,真的比較好嗎?

事實上,如果台灣人真的認為民主人權是台灣價值的話,在難民這樣的國際事務上,台灣的確可以扮演一個角色,因為難民事務絕對不可能只靠單一國家處理,而是需要很多國際合作。

台灣相較其他亞洲國家,的確是比較民主、比較安全,所以受到迫害的人,很自然會想來台灣;台灣如果真的希望爭取國際地位或更多的國際合作,其實從人權的角度出發,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外交部可以做的事情,也絕對不是只是跟邦交國維持關係而已。就看台灣自己有沒有看清楚自己的位置跟可以發揮的功能跟角色,還是要繼續自怨自艾在國際上不斷受到中國打壓,卻不去跟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及國際組織,有更多交流和合作。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