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不遙遠專訪滯留桃園機場的中國政治難民國家不容民主只能逃亡

作者
發佈時間2019-2-27 07:40:52
最後更新2019-2-27 08:10:07
<strong><strong>來自中國的劉興聯(左)、顏克芬(右)受訪時表示,因在中國國內參與公民運動遭政府迫害,先是逃往泰國,後於今年9月底搭機抵達桃園機場,尋求政治庇護。(照片來源/顏克芬提供)</strong></strong>

來自中國的劉興聯(左)、顏克芬(右)受訪時表示,因在中國國內參與公民運動遭政府迫害,先是逃往泰國,後於今年9月底搭機抵達桃園機場,尋求政治庇護。(照片來源/顏克芬提供)

今年9月底,桃園機場傳出有2名從泰國搭機來臺轉機的中國人「跳機」,他們拿著聯合國難民證、表示受到中國政府迫害,向航警求援希望能得到我國政府庇護,暫時居留臺灣等待第三國救援接收。他們的請求並沒有獲得同意,但負責處理「大陸」事務的陸委會仍然承諾,依據聯合國「不遣返」原則,不會將他們遣返中國。就這樣,他們在機場休息室裡等待未知的下一步,直到11月8日接受《沃草》專訪,已是第43天。(編按:根據《自由時報》12月5日報導,兩人仍滯留在機場,已70天。)

這兩名逃離中國的政治難民,是顏克芬和劉興聯。根據他們的說法,兩人各自都因為參與公民運動,而被中國政府逮補、關押,甚至虐待,後來在「取保候審」時找到機會,逃到泰國並在當地取得聯合國認證的難民身份。然而,因為泰國政府沒有簽署聯合國難民協議、且和中國政府關係密切,加上兩人當時所在的地方疑似出現具有中國官方背景的不明人士,在擔心被泰國警方逮補、遣返中國的情況下,決定搭機逃來臺灣。來臺後滯留桃園機場的這段期間,不時還傳出他們之中可能有人是間諜的消息,更凸顯政治難民遭遇的艱難困境。

顏克芬:要求公開官員財產 受迫害逃亡

顏克芬大約是在2015年初逃離中國、抵達泰國,造成他必須逃亡的原因,則是因為參加違反中國「國家政治理念」、名為「公民聯盟」的政治團體,遭受政治迫害。

顏克芬說,「我是2012年參加『新公民運動』,要求公開官員財產。2013年政府就開始打壓、抓人,我逃亡一年多,隔年被抓捕,在看守所裡和一班死刑犯關在一起。關了大概一個月,取保候審。後來2014年9月香港發生『佔中』民主運動,我們一群人對『佔中』表達支持,政府又開始抓捕,我就逃到泰國」。

在泰國期間,因為沒有合法身份,顏克芬靠著打黑工維生。2018年初,顏克芬工作的中醫診所不斷受到警方搜查,他警覺自己可能成為被搜捕的目標。後來,跟原本就認識的劉興聯取得聯繫後,在劉興聯建議下,他前往泰北,兩人因此會合。

劉興聯:倡議人權是「顛覆國家」被關逼吃不明藥物

2017年5月,劉興聯逃離中國抵達泰國,準備再搭機前往荷蘭時,在機場被攔截、荷蘭簽證也遭到註銷,就這樣成為留在泰國的難民。

對於在中國因為什麼事情,導致需要逃亡,劉興聯說,「2012年我在中國海南島,和其他人組建了『玫瑰網站』等維權機構,同時是『中國人權觀察』的秘書長,也因為這樣受中國當局打壓。2015年,我被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抓捕送到武漢,單獨關押長達9個月。後來因為病得嚴重,隔年時得到取保候審的機會,才脫離監禁。」

被關押期間受到什麼對待?他說,「我被關在武漢當地公安局辦的『安定醫院』,每天都被強迫服用大量不知名藥物,導致身體極度惡化。而且被關押時,除了每天承受他們播放的大量噪音,還要被審訊。九個月裡,沒有一天放風、也從沒曬到太陽」。

脫離監禁以後,劉興聯雖然還是受到嚴密監控,但趁著保外就醫的機會,他逃到泰國。在朋友接應下,劉興聯到了泰北一間中文學校擔任義工,藉此換取食宿。

抵臺後「兩眼一抹黑」走一步算一步

<strong><strong>劉興聯、顏克芬滯留於桃園機場休息室,圖中用休息裡的椅子拼湊成的「床」,是他們暫時的棲身之所。(照片來源/顏克芬提供)</strong></strong>

劉興聯、顏克芬滯留於桃園機場休息室,圖中用休息裡的椅子拼湊成的「床」,是他們暫時的棲身之所。(照片來源/顏克芬提供)

顏克芬到了泰北的中文學校和劉興聯會合後,因為學校裡出現有中國官方背景的可疑人士,一方面也考量到劉興聯身體狀況欠佳、需要更好的醫療協助,兩人在倉惶中決定出逃。

為什麼是來臺灣?顏克芬說,「因為我們沒有別國的簽證,只有買飛往中國的機票,泰國海關才會讓我們出境。買機票前,除了已確認會在臺灣轉機,從直覺上來說,我覺得臺灣和中國在方方面面上的關係,應該會給我們更多關照,決定來了再說」。

不過,他們兩個人突然「造訪」,不只讓我國政府、人權團體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球感到訝異,因為出發前就想著「來了再說」,顏克芬回憶起這個過程也說,「下了飛機之後,其實我們就是『兩眼一抹黑』」,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會發生什麼事。

從抵達臺灣到接受《沃草》訪問這40多天裡,劉興聯說,「移民署一開始勸我們離開,後來是要求儘快離開,感覺到安全沒有保障,每天都很恐慌」。直到日前,兩人簽下承諾書,強調已經有第三國準備接收他們,預計還需要兩個月等待時間,但移民署方面也沒再回應。他們只能在機場繼續靜待,來自臺灣官方或願意收留國家的回應,再迎向另一個未知階段。

我們想做更多有意義的專題
但真的缺錢 😢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