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屬於他們的公民之夜

作者
發佈時間2018-9-14 12:00:00
最後更新2019-7-9 09:58:11
「平權公投小組」在西門町的連署攤位。(攝影/何宇軒)

「平權公投小組」在西門町的連署攤位。(攝影/何宇軒)

在下一代幸福聯盟推出所謂「愛家公投」,打算將同性結婚排除於民法之外後,有一群人組成了「平權公投小組」,提出反制下福盟的公投提案,要求應該透過民法來保障同性結婚。然而,在八月二十四日,下福盟已傳出「愛家公投」達到第二階段連署門檻的消息後,平權公投的連署人數還只有十五萬,必須在一週內再找到十五萬位願意簽連署書的人,才有希望將公投案併入十一月底的全國性選舉。

面對這項幾乎不可能的任務,是什麼在支持著那些螢光幕前看不到的志工們繼續前進,爭取他們認為人民應享有的公民權呢?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

「我是史迪奇,是婚姻平權公投在西門連署攤位的總召。」

「婚姻平權在臺灣已經討論十幾年了,但政府一直沒有給同志結婚的權利。這次會站出來,是因為我認為,我們自己的權利,就應該自己站出來爭取。」

右為婚姻平權公投在西門連署攤位的總召史迪奇。(攝影/何宇軒)

右為婚姻平權公投在西門連署攤位的總召史迪奇。(攝影/何宇軒)

「我自己本身是同志,參加同志運動也很多年了。兩個人相愛,異性戀有結婚的權利,同性卻沒有,實在很沒有人權。」

「我們可能另一半過世了,他身分證上卻沒有我的名字,沒有政府認可的法律關係和保障,政府應該還我們這樣的權利。」

連署攤位上的彩虹旗。(攝影/何宇軒)

連署攤位上的彩虹旗。(攝影/何宇軒)

「擺攤的時候,其實不只是年輕人,有些帶著小孩的家長也會來簽。阿公阿嬤老人家願意停下來的機率還蠻高的,他們會詢問我們在做什麼,跟他們解釋後,都很支持,也有拿著連署書回去簽,再拿回來的。」

「有一次,一個媽媽經過攤位鼓勵我們,她本來要去參加其他活動,結果把自己事情挪開,瞬間變成攤位志工,感動到讓我直接在攤位上哭出來。」

不只是年輕人,有些帶著小孩的家長和阿公阿嬤也願意停下來聽志工說明、簽連署書。(攝影/何宇軒)

不只是年輕人,有些帶著小孩的家長和阿公阿嬤也願意停下來聽志工說明、簽連署書。(攝影/何宇軒)

「民眾很熱心,有一些志工朋友,會一直來補給各種資源,吃的、喝的都有。有些人沒辦法直接協助,也會自己幫忙印空白連署書給我們。」

「其實有時候我都覺得老天爺在幫我們。」

「這幾天下大雨,我一直希望不要再下了,這樣志工們就都要淋雨、容易感冒。結果前幾天下大雨,人都沒有散,還越來越多,大家都堅持來簽連署,『真的有家人的感覺』。」

有許多關心婚姻平權的熱心民眾。(攝影/何宇軒)

有許多關心婚姻平權的熱心民眾。(攝影/何宇軒)

公投主文: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em>「性別平等教育法」</em>公投團隊的執行秘書 Molly。(攝影/何宇軒)

「性別平等教育法」公投團隊的執行秘書 Molly。(攝影/何宇軒)

「我是 Molly,是這次公投團隊的執行秘書。公投第一階段要送提案時就在當志工,大概是因為出席率很高(笑),就被認識了。之後,他們就來詢問我要不要接下團隊的工作。」

「本來就很關心這個議題,但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去付出自己的力量,我不是很喜歡去外面跟別人講話,也不太擅長,但我可以整理連署書,這點我覺得自己做得來,自己有出一份力的感覺。『平常只能分享文章給朋友看』,加入後可以真的協助。」

正在整理連署書的公投團隊志工。(攝影/何宇軒)

正在整理連署書的公投團隊志工。(攝影/何宇軒)

「七月初開始全職投入公投團隊,比較像是協調志工工作的角色,要清楚知道整體狀況,還要負責聯絡友善店家、管理志工群組等各種的行政工作。」(志工大黑在旁邊補充:沒有 Molly 存在,這場運動早就胎死腹中)

「發現大家真的比想像中友善,第一次去擺攤沒經驗,那時候還擔心會不會有不友善的人來攻擊,實際上發現這種狀況蠻少,大家都蠻友善的,有種感動的感覺。」

在不同房間整理連署書的公投團隊志工。(攝影/何宇軒)

在不同房間整理連署書的公投團隊志工。(攝影/何宇軒)

「第二階段開始後,一些志工比較有經驗,就專門去擺攤,一些人專門喜歡整理,我比較像專門去管理整理連署書志工的人。」

「大家都很想把三十萬份連署書送進去,負責整理的人,感受到擺攤志工那麼辛苦,收集了那麼多連署書,如果是因為卡在我們沒有整理好,沒辦法送出去,會覺得過意不去。」

除了到街頭宣傳以外,整理連署書也是另一種協助方式。(攝影/何宇軒)

除了到街頭宣傳以外,整理連署書也是另一種協助方式。(攝影/何宇軒)

「會來整理連署書的志工,一部分人是比較不擅長跟人互動,有些是不方便露面,畢竟這議題比較敏感,但這也是到街頭上以外的另一種協助方式。」

「一開始知道七月底才能領表、開始連署,就覺得三十萬是天文數字,沒想到竟然可以在最後關頭衝出好幾萬份,我真的覺得很奇蹟。」

在最後關頭衝出好幾萬份公投連署書,達到 30 萬份的門檻,讓 Molly 直呼奇蹟。(攝影/何宇軒)

在最後關頭衝出好幾萬份公投連署書,達到 30 萬份的門檻,讓 Molly 直呼奇蹟。(攝影/何宇軒)

「我是 Vic,從第一階段公投提案時,聽到有需要志工協助,我就來幫忙了。原本以為只是自己臉書同溫層討論很熱烈,但實際進入到志工團隊後,發現其實不是這樣。」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階段時,很多北一女中、中山女高剛好滿十八歲的學生,他們蒐集了上百份同學的連署書,交到我們手上,很誠懇的跟我們說『 拜託你們,我真的很希望這可以通過』。」

加入志工團隊的 Vic。(攝影/何宇軒)

加入志工團隊的 Vic。(攝影/何宇軒)

「志工團裡不同年齡層都有。雖然這議題看起來比較能激發年輕人對社會的熱情,但其實這不分年齡層,所有人都可以被動員起來。」

「我遇過一個車隊,四十幾歲的一群人,裡面有媽媽、有爸爸,直接交給我們一疊連署書。」

Vic 被民眾對社會的熱情感動。(攝影/何宇軒)

Vic 被民眾對社會的熱情感動。(攝影/何宇軒)

「大家對社會的熱情還蠻觸動我的,尤其是在攤位上收到一份一份的連署書時,那種『拜託你了!』的眼神,就會覺得大家對這社會的未來還是很有希望的,能一起描繪未來社會的願景,『蠻感動的』。」

「因為我覺得,你對社會有關懷,社會就會有進步。不是說我們很多人想的,在臉書時代躲在同溫層,對於不同的議題就不了解、思想很分裂。起碼我在第一線,得到的感受很真切,讓我有動力繼續做更多協助社會的事情。」

「當然可能我自己感受到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但就算只是一小點的回饋,漣漪就會很大。」

牆上滿滿的感謝函。(攝影/何宇軒)

牆上滿滿的感謝函。(攝影/何宇軒)

後記:雖然平權公投七月底才開始進行第二階段連署,且八月二十四日平權公投小組召開記者會時,仍僅有十五萬份連署書。但主辦單位最終於九月四日送交的資料,經中選會認定,連署婚姻平權案共 473960 份、性平教育案共 478514 份,皆超過連署門檻,有機會於 11 月 24 日的九合一大選一起投票。

(為避免洩漏個資,部分照片經過局部模糊處理)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