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鄉鎮一集中營 法媒歡迎來到中國製地獄中國反人類暴行新疆進行式

作者
發佈時間2019-5-22 10:36:51
最後更新2019-5-22 11:16:02

今年 5 月,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 Randall Schriver 罕見地以「集中營」一詞,說明中國政府關押穆斯林的行為。媒體事後詢問他為何使用被用於形容德國納粹的「集中營」,Schriver 指出依照中國目前拘禁三百萬穆斯林的做法,使用這個說法剛好而已。儘管中國當局不斷否認大規模拘禁,但就連法國旅遊雜誌 GEO,都以《歡迎來到中國製地獄》為題,報導新疆維吾爾人及穆斯林「遭遇前所未有的鎮壓」。更有專家估計,目前約有 1200 座集中營在新疆,平均下來幾乎是每個鄉鎮都有一座再教育營。

中國政府在新疆境內大規模興建集中營,以無差別方式抓捕當地信仰伊斯蘭教的維吾爾、哈薩克民族,送進營內進行以「中國化」、「中國共產黨信仰」為思想改造重點的再教育,是當前國際關注及譴責的重大人權事件。儘管中國官方一再宣稱,不存在洗腦的再教育營,只有為了消除恐怖主義土壤、幫助脫貧、適應中國「法治」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簡稱「教培中心」)。不過,越來越多曾遭監禁的人出面指控中國政府,並指出集中營內除了「愛國、愛黨」洗腦教育,還存在各種凌虐的罪行。

聯合國證實「再教育營」存在 中國否認稱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2018 年 8 月 10 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副主席、人權律師 Gay McDougall 在會議中揭露,中國政府為了打擊所謂「宗教極端主義」,將大批穆斯林關押到政治再教育營、人數超過百萬。

幾天後,中國統戰部第九局副局長胡聯合公開否認這項指控,強調「不存在『再教育中心』這種東西」,但也指出當局正在展開一項「特別計畫」,目的是打擊暴力和恐怖活動。中國官媒《環球日報》也發表社論反擊指稱,來自聯合國會議的指控,是西方政客、媒體「給新疆治理製造麻煩」,並強調「新疆是中國領土,那裡是共產黨領導,施行中國法律。要讓所有人清楚,誰在新疆搞暴力對抗,只有滅亡」、「新疆的和平穩定高於一切,以此為目標,各種措施都可以嘗試,實際效果好的,就應該總結推廣」。

<strong>近年來,中國政府對新疆的鎮壓強度不斷提高,更派駐大批軍警在當地「維穩」。圖為2017年3月《去極端化條例》實施前夕,在新疆伊犁州舉行的「反恐維穩誓師大會」。(來源:新疆監獄官方微信平台)</strong>

近年來,中國政府對新疆的鎮壓強度不斷提高,更派駐大批軍警在當地「維穩」。圖為2017年3月《去極端化條例》實施前夕,在新疆伊犁州舉行的「反恐維穩誓師大會」。(來源:新疆監獄官方微信平台)

儘管中國政府否認有再教育集中營,但在許多研究者及記者調查下,提出包括政府工程標案資料、招工啟事、衛星空拍比對圖像,曾遭關押人士的證言等各種證據,證實一場讓人恐懼的大規模監禁施虐、政治再教育洗腦行動,正在新疆發生。

隨著證據越來越明確,雖然中國政府還是否認有再教育營,但承認有教培中心,並主動發布學員們看似快樂地在中心裡學習法律和技能的影片。2019 年 3 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也公開強調,沒有再教育營或集中營,這種說法都是捏造和說謊。他也指出,當地存在的是政府為了消除恐怖和極端主義而「依法」設立的教培中心,且這些中心都充分尊重「學員」的人格和尊嚴,並嚴禁工作人員以任何方式羞辱、虐待學員。

雖然教培中心在扎克爾的說法下是「依法」設置,但賦予「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可以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等教育轉化機構和管理部門,對受極端主義影響人員進行教育轉化」的法律條文,是在 2018 年 10 月才修訂新增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簡稱《去極端化條例》)。然而從工程標案資料中得來的證據顯示,早在 2017 年 3、4 月間,當地就已在大興土木、廣設教培中心。很顯然,法律的增修只是為了讓中國政府可以辯稱一切都是「於法有據」。

<strong>位於新疆喀什市的一座教培中心。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strong>

位於新疆喀什市的一座教培中心。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中國官方一再強調,教培中心合法且善待學員。國際媒體《法新社》的報導卻揭露,從中國政府的網路公開資料中發現,新疆和田市一所教培中心的採購清單中,有許多和職訓、教育沒有關係的物資,包括 2,768 支警棍、1,367 副手銬、2,792 罐鎮暴用辣椒水。另外,查看教培中心的物資清單更發現其中包含:監控攝影機、監聽設備、警服、頭盔、防暴盾、催淚彈、電擊棒,甚至有用在刑求的「老虎凳」。這些證據,讓中國官員口中沒有虐待、為了學習而設置的教培中心,看來更像是監獄,甚至是遭國際社會指控的集中營。

快速擴張證據難滅 外媒估計關押至少百萬人

中國政府大規模抓捕新疆穆斯林、關押到集中營的消息,在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中遭到揭露之後,這種近似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對猶太人做出的「反人類」暴行,受到國際輿論強烈關注。《BBC》、《路透社》(Reuters)等國際知名媒體陸續發表詳盡的調查報導,證實集中營遍佈新疆、當地穆斯林正遭受中國政府殘酷迫害。這些調查報導提出證據顯示,中國政府在 2017 年 4 月開始實施《去極端化條例》後,集中營區及建築以驚人速度增加,估計遭囚禁的人數超過百萬。

<strong>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strong>》

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

雖然資料顯示,中國政府從 2017 年開始大規模興建集中營區及建築,但這項集中監禁、再教育新疆穆斯林的計畫,從 2014 年就已經展開。

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研究員 Adrian Zenz,是關注中國西藏及新疆地區民族政策的專家。他在關於「中國在新疆的政治再教育運動」的研究指出,以「教育轉化」為名的再教育手段,原本是用來對付法輪功學員,中國政府 2014 年開始擴大「應用」,當作對新疆「少數民族」及穆斯林「去極端化」的手段。這一年,中國政府從新疆西部、喀什地區的疏附縣著手,連結「縣、鄉、村」三個層級建立執行和管理系統,將當地打造為「教育轉化基地」,展開「去極端化」工作。

Zenz 在研究中也指出,《中國共產黨新聞網》2015 年 9 月刊載一則標題為「喀什和田經濟發展蓬勃向上」的報導,首度透露了「去極端化」的再教育措施正在新疆進行,並提及初步獲得的成果。這則報導提及,和田市教培中心的任務是針對「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比較深的人」進行教育轉化、該機構「培訓」規模可達 3 千人,也強調接受過培訓的人「沒有再受到宗教極端思想的滲透」,藉此凸顯再教育的成效。

雖然中國政府從 2014 年開始廣設教培中心,並藉此再教育所謂有可能受宗教極端主義影響的維吾爾人及穆斯林,但現在的情況跟推動初期有很大的差異。Zenz 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指出,2014 到 2015 年間,當局將需要接受再教育的案件、行為分為四個等級,依程度輕重之分、被送入營內拘禁的時間大約 4 天到 20 多天不等,到了 2016 年 8 月,原本擔任西藏黨委書記、以高壓統治著名的陳全國轉任新疆黨委書記後,新疆人權惡化的情況形同無限探底,不但送進教培中心的人數急遽上升、被送進去之後就毫無音訊,能在三個月內被釋放出來的人,更是「非常罕見」。

<strong>Zenz 統計中國政府在新疆與再教育項目相關的採購標案並製成圖表,2017年3月之後標案增長的數量顯著且驚人</strong>

Zenz 統計中國政府在新疆與再教育項目相關的採購標案並製成圖表,2017年3月之後標案增長的數量顯著且驚人

陳全國上台後,名為教培中心的營區及相關建築,更以讓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增加。Zenz 估計,目前新疆境內可能有高達 1,200 座營區、相當於每個縣及鄉都有一處教育轉化機構。國際媒體《路透社》透過中國政府招標資料以及高解析度的衛星影像、辨識出 39 座監禁營區並進行比對發現,這 39 座監禁營區在 2017 年 4 月前,總共有 539 座建築、佔地約 37 萬平方公尺,從《去極端化條例》自當年 4 月實施後到隔年 8 月,短短一年多時間已大幅擴張到 1,129 座建築,佔地更增加到 1 百多萬平方公尺,擴大面積高達三倍、相當於 140 座足球場。

Zenz 從 73 份、價值 6.8 億元人民幣(約為新台幣 30 億元)的中國政府招標資料也發現,這些從 2016 到 2018 年間、跟再教育機構有關的標案,許多採購內容都顯示發包者想將建築打造為類似監獄的設施,其中項目包括:蓋圍牆、設置安全圍欄、安裝倒刺鐵絲網、建造安全通道、瞭望塔、武裝警察警衛室或相關設施,以及「無死角」的全面監控系統。分析多筆新疆政府單位公布的人員召募廣告,Zenz 也發現與教培中心有關的職缺,對於求職者的學位、技能並未設下太多限制,反而著重在對中國共產黨的認同及忠誠度,還有是否具有軍、警相關的職業經驗。

由於中國政府嚴密封鎖消息,遍佈新疆的千座集中營究竟拘禁多少人,到目前都還難以估計出精確數字。但從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副主席 McDougall 提出的數字、國際媒體從營區數量及規模做出的推算,都指出人數至少百萬以上。2019 年 3 月在瑞士日內瓦一場會議上,Zenz 則指出,根據衛星影像、中國政府用於拘禁設施的花費、目擊者對於營內人滿為患的描述,以及對家族中有失蹤成員的統計,估算目前至少有 150 萬人被關起來教育轉化。各種證據都顯示,中國政府口中的教培中心,無疑就是迫害新疆穆斯林的集中營。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