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政治學台灣公民願意為對抗中國上戰場嗎

1月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了「不排除武力併吞台灣」的言論,這場演說中,習近平重申了中國長久的對台政策,那就是「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統一台灣」。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中國願意和各種國際勢力及「少數的台獨份子」對抗。

文化恐怖份子凌宗魁文化資產自燃是臺灣特產

具有文化價值的老建築遭到拆除、燒毀,在臺灣各地層出不窮,原因常連結到土地開發及龐大利益。為了保留這些文化資產,許多人不斷奔走、陳情,卻遭外界貼上「文化恐怖份子」的標籤。身為被貼標籤的一份子,現任國立臺灣博物館規劃師的凌宗魁,受邀到「沃草公民之夜」直播時提到,從臺北市古亭區的紀州庵來看,歷經兩次火災,燒到剩下現存的「離屋」,文化資產「自燃」成了臺灣特產。然而,如果能看見「被消失」的文資和它們的故事,從中感受臺灣文化和政治的足跡,或許就能發現,比起盲目開發更值得我們珍惜的是什麼。

跟中國一中原則很不同美國一中政策不認為臺灣是中國一部分

對平衡臺海局勢具重要意義的美國《臺灣關係法》,今年四月邁入40週年,但此時中國武力挑釁更甚以往、戰機甚至故意跨越臺海中線,使臺灣的自由、民主蒙上陰影。正當中國對臺威脅不斷升高之際,美國國會議員夏波(Steve Chabot)近日提出一項「挑戰一中原則」決議案,其中強調「美國承認臺灣政府合法代表2360萬人之民主政體的客觀事實」,臺灣留美青年也募資在美國《華盛頓時報》刊登全版廣告表達支持。雖然美國有所謂「一中政策」,但內涵和中國「一中原則」卻大不相同,而美國「不認為臺灣是中國一部分」,正是最大差異。

臺灣關係法40週年 美國斷交反促成臺灣民主化

今年是美國通過《臺灣關係法》的四十週年,對許多人來說,這或許是陌生的五個字,但其實這項法案對臺海局勢、臺灣的民主化有重大影響。尤其在當下,中國不斷增強「統一」臺灣的力道、美國和臺灣的往來與合作也來到40年前難以預期的高點,《臺灣關係法》在其中發揮的作用不言可喻。對於生活在臺灣這座島嶼上、享有自由民主的人們,如果能深入的認識和理解這部與自身息息相關的法案,或許能對於自身的處境和未來,產生更多不同的想像。

新疆自古就是中國領土 被篡改歷史文化刨根的維吾爾族正在消失中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年3月發布《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儘管國際社會高聲譴責中國政府在新疆大規模設置再教育集中營、監禁維吾爾人,這部白皮書在開頭章節就指出,「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且「自古就是中國領土」,藉此強調統治的正當性,也大聲宣告,這是中國「家務事」,外人不要插手干預。於是,就在全世界的眼皮下,維吾爾人逐漸消失中。

斬不斷中國鎖鏈的中華民國 能不能用民主臺灣斷開魂結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初發表公開演說,痛批中國不自由及擴張的野心,大讚「臺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一條更好的道路」。但我們自己對「臺灣擁抱民主」的價值到底如何看待?國內不少人喊著「捍衛中華民國」,卻認為中國的統戰語言「兩岸一家親」沒問題,甚至有些人,在當前中國極權統治愈來愈進化嚴重之際,仍覺得願意做中國人、統一「很可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中國認同」的召喚力在臺灣可以存在?這會造成什麼影響?民主有沒有可能成為認同,讓臺灣走出自己的正常國家路?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擬真體驗後記失去過才知道民主自由的珍貴

生活在臺灣現在自由民主的社會,如果你不曾經歷過戒嚴的年代,大概很難想像因為講了一句批評總統的「幹話」、上街抗議官員貪污腐敗,或只是唸了一本被政府認為有「思想問題」的書,就可能因為這樣被抓、被刑求、冠上你覺得莫名其妙的「顛覆叛亂」罪名,甚至在沒經過公開審判下、總統在公文上批示「槍決可也」,直接走向死亡。這是臺灣在蔣中正、蔣經國父子執政下,曾走過的年代,而對岸中國,這些事情則是「現在進行式」。如果體驗過類似的恐怖情境,現在像是空氣般自然的民主,對你來說會不會比較有重量?會不會更願意去守護?

偽裝抹粉大撒幣 ——中國用錢讓全球媒體講好中國故事

這幾年中國不斷透過金錢攻勢收買全球媒體,或是直接在國外成立官媒分公司,偽裝成「外國媒體」,撰寫讚揚中國政府的報導,替中國內外部矛盾猜脂抹粉,而這樣花錢「大撒幣」干預媒體的行為,已經引起國際媒體警覺。《沃草》以英國《衛報》12月初(7)的專題報導為主,並綜合《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新聞,告訴讀者中國如何滲透全球媒體和民間智庫。

高雄三六屠殺

在「二二八事件」中,陳儀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談判,是緩兵之計。他在3月2日發出急電向蔣介石請求派兵,5日確知軍隊會來臺灣,但他在6日還在大談「和平解決」,要臺灣民眾相信政府,在8日軍隊上岸前,仍假意協商。不過,6日高雄就發生了「三六屠殺」,比8日開始的全島大屠殺早二天,為何如此?

你說的假新聞真的是假新聞嗎假新聞種類分析和舉例說明

「假新聞」正夯!不過到底怎樣才算是假新聞,有明確定義嗎?本篇將以非營利組織《初稿》(First Draft)研究中心主任 Claire Wardle 的研究為基礎,介紹各種「假新聞」分類並舉例說明,讓讀者碰上令人疑惑的新聞內容時,能有一個可以參考的架構,協助自己釐清到底是不是讀了「假新聞」。

難民不遙遠逃離被中國人壓迫的命運 西藏人流亡到臺灣的故事

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對於人權的關注上,因為戰爭、政治、宗教、種族等因素受迫害而逃離母國的難民,一向都是焦點。對於臺灣人來說,因為覺得難民離我們遙遠,長期以來欠缺想像和討論。但有一群人,他們為了逃離信仰自由及族群生存都被壓迫的命運,冒險也要逃離中國,其中更有不少人輾轉來到臺灣以「無國籍」身份生活著,他們是流亡的西藏(圖博)人。

難民不遙遠專訪滯留桃園機場的中國政治難民國家不容民主只能逃亡

2018年9月底,桃園機場傳出有2名從泰國搭機來臺轉機的中國人「跳機」,他們拿著聯合國難民證、表示受到中國政府迫害,向航警求援希望能得到我國政府庇護,暫時居留臺灣等待第三國救援接收。他們的請求並沒有獲得同意,但負責處理「大陸」事務的陸委會仍然承諾,依據聯合國「不遣返」原則,不會將他們遣返中國。就這樣,他們在機場休息室裡等待未知的下一步,直到11月8日接受《沃草》專訪,已是第43天。

民主來了為何走掉的獨裁者還是能讓人歌頌或恐懼

臺灣社會走過1947年二二八事件、當年三月中國國民黨政府派軍隊進行全島屠殺「清鄉」,再自1949年開始的「白色恐怖」時期,由「恐懼」和「順服」交織成的社會氛圍,深深刻在集體記憶之中。直到1996年臺灣舉行首次總統直選,正式邁向民主化,面對過去的傷痕,「轉型正義」才漸漸成為受到關注的議題。但遲至2016年民進黨政府完全執政後,從立法、設置專責機關、實際執行政策各層面,「轉型正義」才算正式、有系統地啟動。

中國抗議也無效台灣用文化交流暖實力突破外交封鎖

中國長期打壓台灣外交空間,現在已將目標放在太平洋地區,透過「一帶一路」計畫為誘因,拉攏和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保持邦交關係的太平洋國家,更藉此搶奪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話語權,以降低美國在太平洋的影響力。做為對應,美國國務卿 Michael Pompeo 在太平洋地區出席總統峰會時,特意讚賞台灣的民主發展,並支持「各國對台灣的持續支持」;另外,透過和太平洋國家的文化交流,台灣也成功以「暖實力」打破中國封鎖,深化與太平洋諸國的合作。

二二八日記後記 ——誰能料想三月會做洪水

沃草的「《二二八日記》你不知道你失去了什麼」專題,原先是想用「消失的台灣菁英」做一個「假想歷史的台灣政府內閣名單」,後來因為計畫趕不上變化,改用剪報日記的方式呈現,讓讀者進入戰後台灣知識份子的視角,一起理解那時代的氛圍。

原住民族提醒我們的事台灣從未屬於過中國

象徵台灣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和轉型正義的原轉會,日(8)前發表聲明拒絕接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國兩制」、「武力統一」等打壓台灣的說法,更指出台灣原住民族並不屬於「中華民族中的少數民族」,台灣原住民族與台灣的主體性,拒絕威脅也不退讓。這份聲明也受到國際媒體關注,外媒指出相對於習近平推崇單一漢民族文化,台灣總統蔡英文所追求的是台灣民族的族群多元性。

從風起雲湧到失語噤聲二二八事件如何改變了臺灣的媒體

二二八事件是二次大戰後影響臺灣最深遠的一次事件,至今很多的政治社會問題,仍然起源於這個事件。戰後,表現符號由日文逐步轉移到中文,使得臺灣的論述弱化,中國的論述強化。臺籍知識菁英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大多噤聲膽寒,從此脫離言論出版界,二二八事件不僅嚴重挫傷了臺灣新聞界,它造成的政治恐怖,也切斷了歷史文化的傳承。

記憶另一起二二八的責任

林宅血案強迫我們那一代的年輕人面對這樣的問題:生存在一個可以恣意屠殺無辜、屠殺幼童、屠殺老人的政權底下,我們的道德職責是什麼⋯之前,許多年輕人反抗這個政權,由於他們抽象政治原則的信仰。可是這個事件卻迫使他們面對嚴肅的道德義務。反抗從此不再只是信仰和勇氣,而是一個道德指令。承擔或不承擔?它考驗年輕人對信仰、對生命的真誠。

蔣中正在二二八事件的責任

由官方成立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曾委託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教授主編《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為目前學界對此問題最為全面的研究。根據此書,在二二八事件中,蔣中正至少有九項責任。

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王育霖是第一位殖民地出身的臺灣人日本檢察官,1945年8月,二戰結束,王育霖回臺為家鄉服務,在新竹地方法院任職檢察官。在這幾個月的經歷中,王育霖發現中國政府並非如他原先所期待的「祖國」,在政治嚴重干預司法的狀況下,王育霖想要盡一己之力來改革司法,為弱勢者與蒙受冤屈的人發聲。

二二八消失的媒體人阮朝日

1947年3月12日報社職員何先生匆忙趕至阮家:「阮先生呢?叫他趕快逃!」報社日文版總編輯吳金鍊已被情治人員帶走,他因此趕來通知阮朝日,但為時已晚。阮朝日的妻子林素,自此深受打擊,精神幾乎崩潰,曾數次想自我解脫,但考量仍有四名未成年子女,只好強忍悲痛,支撐起這個破碎的家。

二二八消失的哲學博士林茂生

林茂生只有在3月4日前往處理委員會,發表簡短意見,希望委員會能夠公平處理,此後就沒有出面。但在3月10日夜晚,他遭人持槍進入家中並帶走,從此一去不復返。二二八不只是帶走這個家的男主人,同時也帶來了恐懼。林茂生妻子王彩蘩女士在1976年臨終前,握住次子林宗義的手,輕聲道出了對他的思念:「我真想念你父親,這三十年來,我每天都想念,我很高興,我就要去見他了。」

二二八消失的地方自治推動者王添灯

王添灯是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重要幹部,敢言敢行,座右銘是「為最大多數,謀最大幸福」。二二八期間數次前往行政長官公署與陳儀交涉,擬32條要求,要求政治改革,建立民主、自由、法治,台灣人能自己治理臺灣。這些都是自日本時代台灣人長期追求的目標,但在國民政府眼中,卻是叛國。1947年3月11日凌晨五點多,王添灯在自宅遭人強行帶走,一去不回,至今死因不明。失蹤時46歲。

二二八消失的法官吳鴻麒

1902年出生的吳鴻麒,26歲時(1928年)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並於1930年取得律師資格。翌年返台,10月在台北建成町(今台北市大同區)開業,成爲日治時期少數臺灣籍執業律師之一。戰後,吳鴻麒因精通客語、福佬語、日語、北京語,受到行政長官公署青睞,出任臺灣高等法院的推事(法官)。

二二八消失的青年領袖許錫謙

1915年出生的許錫謙是花蓮人,家中開設雜貨店,從事菸酒專賣產品的經銷,後來經營木材生意。許錫謙為家中獨子,在1931年畢業於北二中(現台北市成功高中)。二二八事件中,許錫謙在南方澳附近遭埋伏的憲兵捕殺。遺體被發現時,眼遭矇住,手腳綑綁,頭部、手肘均中彈,後腦破裂僅餘三分之一,而身上應有的錢財、戒指、金鍊、家傳懷錶皆不翼而飛。死時32歲。

二二八消失的律師湯德章

二二八事件擴及到台南,湯德章是平定治安有功的關鍵人物。國民政府援軍進入台南後,他徒手抵抗、拖延時間以焚毀相關名冊,保護市民。被捕後遭嚴刑拷打,在他被公開槍決示眾後,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湯德章無罪!

二二八消失的畫家陳澄波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嘉義地方士紳希望平息事端,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出面調停,推派潘木枝、盧炳欽、柯麟、陳澄波、邱鴛鴦(以上皆為嘉義市參議員)、劉傳能等六人擔任「和平使」前往協商,結果被國民政府軍隊逮捕並刑求虐待,被逼迫承認煽動暴動。3月25日陳澄波與其餘被捕的人,從嘉義市警察局帶出沿中山路遊街至火車站,在站前一一被槍決。陳澄波死時52歲。

二二八消失的律師李瑞漢

李瑞漢,1906年出生於新竹竹南海口尾(今苗栗縣竹南鎮)。父親李清合是擁有水稻田的地主,李瑞漢為長子,與二弟李瑞峰同為律師,三弟李瑞臺從商,四弟李瑞珍為醫生,一門皆為人才。

二二八消失的偏鄉醫師張七郎

1888年出生於新竹湖口的客家人張七郎,家中排行第七,故取名為「七郎」。父親張仁壽是位漢醫,因受馬偕牧師到新竹傳教影響而受洗為基督徒,並創立湖口教會。考入臺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先後曾在基隆醫院、台北馬偕醫院服務,1916年在淡水開業創設「仁壽醫院」。

二二八事件是什麼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華民國政府代表盟軍接收日本殖民統治50年的臺灣。當時多數的臺灣人民都歡喜迎接來臺接收的中國官員和軍隊,認為臺灣終於「回歸祖國」。但隨後臺灣人卻發現,中華民國接收臺灣後治理的問題百出。

全世界都在看台灣怎麼應對中國的影響力

過去這一年,國際關係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現在中國和美國的對峙狀態,已經提升到全面對抗等級的「新冷戰」。由於位在中國影響力的第一線,台灣受到國際矚目的程度也愈來愈高。
我們想做更多有意義的專題
但真的缺錢 😢

支持沃草